qrcode for gh b68b44ff9baf 258 1

中美对话牵动人民币双率走势

日期: 2012-05-03

中美第四轮战略与经济对话将于本周四起在北京召开,近日人民币汇价又创新高,除市场憧憬大陆经济即将见底反弹,支持人民币汇价趋升之外,也应与北京有意为会谈营造良好气氛有关。与此同时,美国财长盖纳行前放话,表示美国愿意向中国开放市场,并称如果中方能在重大问题上取得进展,美方还会进一步向中国开放高科技的输出。至于所谓重大问题,除了众所周知的知识产权保护、人民币汇率等之外,盖纳提出了一个新诉求,即希望中国大陆提高存款利率。盖纳解释说,存款利率长期低于通膨率,会抑制民众消费意愿;反之,如果存款利率能提高,消费者拥有更多可支配收入,能买更多商品,当然包括来自美国的商品及劳务。
  看来,美国关注的已不只是人民币的对外价格(汇率),也开始关注人民币的对内价格(利率)了。人民币的对外价格固然影响到美国对中国的出口,人民币的对内价格也能影响到美国对中国的出口。在美国的关切下,人民币对外与对内双价格的走势会如何,这需要把它们放到中美战略与经济博弈的一个更大的框架中去观察。
  现在行之有年的「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」始自2006年,当时甫上任的美国财长鲍尔提出相关构想建议,并获得美国与中国元首的支持,每半年轮流在中美举行一次。对话内容主要在经济、金融、环保、科技等领域,不涉军事与安全。2009年,欧巴马上台,改为一年一次,并在中国副总理王岐山及美国财长盖纳之外,又加入了两国的外交部门最高负责人,即中国的国务委员戴秉国及美国国务卿希拉里。但不管结构、形式与层级如何变化,总的来讲,在过去的五、六年中,这个对话机制基本上反映了中美两大国在全球范围中的博弈形势,本质上,还是属于点到即止的性质。每轮对话,双方均是大阵仗的精锐尽出,对话前、对话中,虽不乏谋略心机,但总是揖让而升,退而饮。藉围棋的术语,这是开局之后的布局阶段,双方重在取势,而非短兵相接。
  布局之后,进入到中盘,就开始短兵相接甚至不排除纠缠厮杀。相较于五、六年之前,中美两大之间实力的差距又在进一步缩小之中,出现明显地较劲甚至碰撞的机率自然也在增加之中。南中国海的诡谲形势折射出的中美在这个地区的斗智与斗力,金砖五国(BRICS)推动筹设金砖开发银行及实行以本币进行贸易结算,以及人民币加速推动国际化进程等,无不显示中美之间的博弈已然进入中盘阶段。进入中盘之后,博弈的性质将会愈来愈多地出现零和现象,这对中美两国也都将是愈来愈大的考验与挑战。
  在这样的形势下来看人民币汇率与利率的走向,可以看到,无论是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改革或利率市场化的改革,对中美双方而言,恐怕是属于非零和可以双赢的极少数领域之一。一方面,人民币持续扩大浮动区间,既满足美国有利于扩大对大陆出口的战术上期待,又符合中国积极加速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战略上的要求;二方面,利率市场化,本来也就是大陆全面金融改革的主要部分,有利于进行资源的合理化配置,如今又诚如盖纳所言,放宽对利率的管制,消除负利率现象,也有利于大陆居民对美国商品与服务的消费能力。两者都是双赢,没有理由不成为未来的趋势。
  当然,就现实而言,有鉴于大陆贸易顺差将逐渐缩小,外资投资也可能减缓,可以预期人民币升值的速度将不若以往,相较之下,利率市场化将提上日程表,且步伐不会太慢。